首页
> 便民服务 > 统计服务 > 统计分析
视力保护:
甘州区农民增收面临的困难和问题
日期:2018-11-23 访问次数: 字号:[ ]
近年来,甘州区秉承“创新强农”“协调惠农”“绿色兴农”“开放助农”“共享富农”的发展理念, 依托张掖国家绿洲现代农业示范区建设,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持续优化农业产业结构,不断加大精准扶贫力度,稳步推进农村“三变改革”和乡村振兴战略,农业农村经济发展态势良好,农民收入实现了稳步增长。
一、 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现状及增长因素

1.

 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稳步增加。2017年全区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3192元,比上年增加974元,同比增长8%。其中,工资性收入4388元,增长7.4%,占可支配收入的33.3%;经营性收入7474元,增长7.0%,可支配收入的56.7%;财产性收入151元,增长13.5%,占可支配收入的1.1%;转移性收入1179元,增长16.3%,占可支配收入的8.9%。
2.

 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的因素。一是经营性收入影响较大,为农民增收贡献强劲。农业经营收入占农民收入的“半壁江山”。甘州区是传统的农业大区,近年来,全区依托张掖国家绿洲农业示范园区建设,围绕制种玉米、蔬菜、中药材、食用菌、特色小杂粮、奶畜等特色产业发展,按照不同区域实施产业布局,农业发展区域特色明显,优势互补,制种业收入基本稳定,蔬菜生产产销两旺,畜牧业发展态势较好,农村居民经营性收入持续增加。二是工资性收入稳步增长,为农民增收提供有力支持。通过政策性就业扶持,农村富余劳动力技能培训、就业平台进一步拓宽,再加上近年来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力度不断加大,农村居民就近务工机遇增加,有力促进农村居民工资性收入稳步增长。三是转移性收入持续增加,政策红利有效释放。农村居民通过国家粮食直补、农机具补贴等惠农政策和医疗保险、养老保险、最低生活保障等一系列社会保障保标准的逐年提升,精准扶贫政策进一步落实,农村居民转移收入占比逐年加大。四是财产性收入高速增长,农民增收渠道有效拓宽。随着农村“三变改革”深入实施和近年来金融理财形式日益多元化的双重叠加,使得农村居民手中的闲散资金得到有效利用,利息收入逐年提高,农民财产性净收入呈现快速增长态势。
二、全区农村居民收入增长中存在的问题

近年来,全区不断推进农村经济发展,加大精准扶贫政策实施,农民从国家惠农政策、种养业结构调整和“精准扶贫”中获得的收益明显增加,农村居民收入得到大幅增长,但对比发展较快地区,我区农村居民收入增长仍面临一些不可忽视的问题,特别是受大宗农产品价格波动、自然灾害、疫情等影响,农民增收的不确定因素增多,后续增收压力依然较大。
1.

 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逐年放缓。2017年全区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13192元,高于全市580元,全省5116元,低于全国240元;但增速分别低于0.3、0.3、0.6个百分点。在全省十三个中心城区中总量处于第五位,但增速处于第12位,低于全省平均水平,与第一位增速相差1.3个百分点。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处于逐年下滑的态势。2012-2017年,全区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增长15.8%、12.7%、11.9%、11.6%、7.9%和8.0%, 2016年跌破两位数增长,2016年增长7.9%,2017年增长8.0%,分别比2012年回落7.9和7.8个百分点,下降幅度非常明显。
2.

 农民增收的主导产业支撑减弱。农村居民收入来源主要是农业。从全区农业发展的实际情况来看,种植业和养殖业是农民经营性收入的主渠道。种植业中玉米制种占绝对优势,2012年以来,基本上保持在农作物播种面积的50%以上,制种玉米种植收入是农民经营性收入的主导。但受市场环境、政策调整等多重因素影响,制种玉米种植面积缩减,亩均产值下降,从2012年的亩均2800元左右下降到2018年的2200元左右,呈逐年下降的态势,且农资、农业用工价格连年上涨,客观上挤压制种收益,成为农民收入增长做大的“瓶颈”制约因素。蔬菜、小杂粮和食用菌种植面积稳中有增,但比重偏低,规模小,而且受市场风险和自然灾害等不确定因素影响,农民增产不增收的潜在风险制约农民增收。牧业方面,我区养殖数量较大,畜产品价格特别是受猪肉价格波、疫情等因素影响明显,农民增收后劲不足。
3.

 工资性收入不稳定。宏观经济增长放缓,部分企业经营困难,项目开工不足,企业用工人数减少,农民本地务工难度加大。同时,农民外出务工受市场波动及本身技术水平的多方面因素影响,工资性收入增长受到制约,对总体收入支撑力度逐年减弱,增长制约因素亟需突破。
4.

 农业新型经营主体对农民增收带动能力不强。一是农业新型经营主体总量相对较少,规模小,特别是高水准的种养大户、有影响的龙头企业和规范运作的合作社数量较少,对全区农业发展及农民增收辐射示范带动能力不强。  二是农业经营主任体融资困难。大部分农业新型经营主体(户)贷款,缺乏周转和发展资金;部分企业之间互相担保,金融风险相互牵制;企业负债经营比例呈上升抬头趋势,严重制约了农业发展,制约农民增收。  三是农业经营主体深加工发展水平有限。多数经营主体和农产品加工企业还处于出售原料或生产初级农产品的阶段,补链、延链不到位,精深加工产品较少,产品档次偏低,知名度不高,附加值偏低,企业效益率低,对农业和农村反哺成效不明显。
三、促进农村居民增收的对策建议

1.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构筑农业产业体系促进农民增收。全面落实市区确定的“四区四线”“一圈七带”发展思路,按照《甘州区深入推进乡村振兴战略实施方案(2018-2020)》、《甘州区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确定的重点工作和重点任务,持续优化农业产业结构,改善制种“玉米一业”独大的格局,在产业深度、精度和广度上做文章,提升制种玉米产业,做精蔬菜产业,做强特色产业,以提升农业综合生产能力和增加农民收入为目标,加快转变农业生产方式,完善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推进全区农业由总量扩张向质量提升转变,为农民增收提供有力的产业基础和支撑。
2.

 推进农业农村改革,综合施策促进农民增收。吃透、把准、用活农村“三变”改革相关政策,及时汇总、分类、梳理试点工作中发现的问题并研究解决方案,适时调整政策,发挥全区农业龙头企业和农产品专业合作社发展基础良好的优势,积极推进各项改革试点工作,以“三变”改革带动农村产权制度改革,进一步激活农业农村发展新动力。充分发挥农村产权交易中心作用,加快农业设施、土地流经营权确权,頒证和抵押贷款工作,盘活农村资产,破解农村融资难题,增强农业发展韧劲,夯实农民增收基础。
3.

 加大政策扶持力度,广建就业平台促进农民增收。积极搭建平台,加快推进“就业创业三大计划”和返乡农民工创业(孵化)园建设,围绕产业发展需求、岗位技能提升,服务重点企业用工及家庭服务从业人员技能素质提升,深化农业技术培训和业务指导,通过管理培训、实操指导、推荐项目等流程,打好农民工技能培训“精准牌”,积极引导农村劳动力就业和自主创业,增加工资性收入。
4.

 激发农村市场活力,发展特色产业促进农民增收。按照乡村振兴战略总体规划,健全完善农村市场,深挖农村市场潜力,围绕优势产业,大力推进农家乐、林下生态养殖、乡村文化旅游等特色产业发展,带动农村居民增收致富。加大招商引资力度,不断引进新型、科技型农产品加工企业和农产品电商物流企业,加快实施农村淘宝等网络购销步伐,逐步改善和扩大农产品销售渠道,增加农民收入。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